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然如是的博客家园

欢迎光临

 
 
 

日志

 
 

【引用】 古人写给妻子的几首诗  

2010-08-16 22:42:48|  分类: 美文收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uo4507古人写给妻子的几首诗

 

引用

 

  元稹:《离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经历过沧海之水的波澜壮阔,就不会再被别处的水所吸引。陶醉过巫山之云的梦幻,别处的风景就不称之为云雨了。虽常在花丛里穿行,我却没有心思欣赏花朵,一半是因为自己已经修道,一半是因为心里只有你……这首再延伸一些近一步的解释是说。痴迷在你爱的大海里,陶醉在你的梦幻里,我就不会再对其它女人感兴趣。爱你没有人比得上你,你是最好的。你走之后也没有人能代替你,其他女人再美我没心思去爱,因为心里只有一个你……  

  元稹爱妻的名韦,字蕙丛。比元稹小四岁,二十岁和元稹结婚,二十七岁时就不幸死去了。元稹大概是古人写给妻子诗歌最多的一位诗人了,他的许多诗篇都不由自主的有他妻子的影子。可以想象,元稹的后半生都在怀念着自己的妻子。不知道元稹作了多少首悼念怀念妻子的诗,但现在还能看到的就有三十多首。除了这首,还有《谴悲怀三首》、《六年春遣怀八首》、《杂忆五首》等等,可以说篇篇都感人至深。我们从这些诗篇里可以想象韦丛是一个贤淑美丽的女人,还可以知道元稹是一个痴情感恩的男人。

  

李商隐:《夜雨寄内》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这个时候你也一定在想着我,大概你正为我担心,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被这连绵不断的秋雨所阻隔滞留在这偏远的巴山地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到你身边。等我再与你在深夜同坐在西窗之下剪着烛花之时,我一定告诉你此时此刻我是多么的想你……

 “共剪西窗烛”表达了夫妻间的亲昵之情态和恩爱之情。这是一首想老婆的诗。李商隐和妻子王氏伉俪情深感情真挚,但是在他们结婚不到12年,妻子就不幸去了。李商隐一生仕途不得志,到处在外飘泊,与妻子聚少离多。李商隐写给妻子的悼亡诗《王十二兄与畏之员外相访见招

 小饮时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最后一句“秋霖腹疾俱难遣,万里西风夜正长。”非常感人。多年之后李伤隐又回到令他心碎的伤心之地的老宅,写下《正月崇让宅》这首诗,其中最后一句“背灯独共余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更是感人致深。《起夜来》是乐府歌名,是妻子思念丈夫之辞。他不说自己想亡妻,而说亡妻在想着自己,更令人感动……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十年来你我隔绝在两个世界里,不能相见也不能知道彼此的状况。即使不去想你,也忘不了你。你的坟孤零零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我心中的悲伤的到哪里和谁去说呢?即使能和你相见,你也可能认不出我了,因为我已经风尘满面,鬓发花白了。夜里忽然梦到自己回到从前,看见你正在座在小轩窗前梳妆打扮。和你相视良久难以言语,只有彼此眼泪不断的流。在梦里想起你就到了每年最心碎的地方,在这明月的夜里栽者着松树的小山岗上你的坟前,看你……

《唐宋词简释》唐圭璋:此首为公悼亡之作。真情郁勃,句句沉痛,而音响凄厉,诚后山所谓“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也。这首思念其爱妻的诗篇已成为千古名篇,令千百年后的人们读起来都感动万分。苏轼的妻子名叫王弗与苏轼琴瑟调和同甘共苦,十年后不幸亡故。在她亡故后十多年的一个乙卯正月二十夜里,当时名士大学者的苏东坡半夜在梦里到自己的妻子而醒来,然后写下这首诗。孤独的苏东坡,可怜的苏东坡,伟大的苏东坡,曾爱过一位伟大的女人……

 

贺铸:《鹧鸪天》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从新走过苏州城的西门已经是处处都物是人非,往事不堪回首。能和你同来为什么不能和你同归呢?失去你后,我就像那遭了霜打的梧桐半死半生,失去了以往的活力。失去你后,我就像那失去自己伴侣的老鸳鸯,只有自己孤单悲伤的飞行,不知所归了。“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人就像那在草原上挂在草叶上的露珠,须臾之间就干掉,消失不见了。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暂而脆弱……我的思念在你的旧居新坟两处不断的徘徊。自己的心空空的,只有孤单无助的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雨声。如今还有谁再为我深夜挑灯,给我缝补衣裳,陪着我爱着我呢?……

   贺铸夫人赵氏,勤劳贤惠,贺铸诗《问内》曾写有赵氏冒酷暑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夫妻俩的感情是深厚真挚的。与苏轼青年丧妻不同,贺铸是晚年丧妻的。贺铸退居苏州,本来就心情抑郁,加上又不幸失去陪伴自己多年的妻子,写的这首诗就难免显得悲观沉重。使人倍加觉得伤感凄凉……失去多年陪伴自己的老伴是多么的悲伤心痛……

 

  吴嘉纪:《内人生日》

潦倒丘园二十秋,亲炊葵藿慰余愁。

绝无暇日临青镜,频过凶年到白头。

海气荒凉门有燕,溪光摇荡屋如舟。

不能沽酒持相祝,依旧归来向尔谋。 

你和我生活在穷困潦倒的小房间里已经二十个春秋了,每次吃你亲自做的野菜粗食都慰解我的忧愁。你总是忙于家务甚至没有时间照镜子装扮自己,你跟着我总是过着苦难岁月都已经到白头了。荒凉的住处没有人只有燕子能来,破旧的小屋如大海中的无助小船随波摇荡。今天是你的生日,可是我又没钱给你买酒庆祝了,所以还要与你好好商量明年再好好给你过个好的生日。

 吴嘉纪是在二十一岁时与王睿结婚的。王睿乃明朝泰兴名儒王三重之女,可以说是一位知书达理,能诗会词,极具才华的女子。生前著有诗集《陋轩词》,可惜因为当时太穷没有刊印,死后其诗原稿也不幸遗失,所以中国历史上又少了一位著名才女。王睿贤淑高洁与甘心丈夫同患难共受苦,曾留下“大义归夫子,饥寒死不怨。”这样的诗句。吴嘉纪与妻子王睿生活在明末清初的动荡岁月之中,他们住在不敝风雨的破茅屋中,乐观的把此屋命名为“陋轩”。吴嘉纪与王睿志同道合、情趣相投、感情深厚。暮年王睿过世之后,吴嘉纪悲恸欲绝写了《哭妻王氏》十二首,悼念亡妻。不久吴嘉纪也在思念中跟随着爱妻而去。可以说吴嘉纪与王睿是一对在艰苦岁月中互相恩爱、相互宽慰的苦命夫妻。

 

萧纲:《咏内人昼眠》

北窗聊就枕,南檐日未斜,

攀钩落倚障,插捩举琵琶。

梦笑开娇靥,眼鬟压落花,

簟纹生玉腕,香汗浸红纱。

夫婿恒相伴,莫误是倡家。

在北面窗台前迫不及待和你说该入睡了,可是南面的日头还未下山。只有用钩子把帏帐落下……夫妻本来就应该这样无所避讳亲密相伴到老的,可不要认为这是放荡风流的烟花之所呀。

这是萧纲做太子的时候写给妻子的一首诗,这首大胆的赞美妻子的肉体的之美,歌颂妻子昼眠的姿态之美的诗为历代写给妻子的诗中所罕见。萧纲主张宣扬:“立身之道,与文章异;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须放荡。”

这首也只有萧纲那个时代的人能写出来,这首诗在中国应有其独特的地位。

 

    张先:《庆金枝》

青螺添远山。两娇靥、笑时圆。抱云勾雪近灯看。妍处不堪怜。今生但愿无离别,花月下、绣屏前。双蚕成茧共缠绵。更结后生缘。

 你那乌黑的发髻加上你那一对弯弯的秀眉,还有你娇艳面颊上笑时圆圆的两个酒窝,你的一切是那么的美丽醉人。用灯光近处的照着你欣赏着你,拥抱着你雪白的玉体幸福的感觉都觉得不真实,像是在梦里。你娇艳之处令我爱不释手不堪爱怜。但愿今生与你没有离别,就在这花月下、绣屏前像两只蚕一样共筑爱巢,永远和你缠绵在一起。今生有幸与你结为夫妻,来世还要与你共续姻缘 。

这首是痴情的丈夫赞美自己娇艳的妻子渴望与她白头到的诗,张先当时在北宋的诗名与风流与柳永齐名,可是宋史竟无其传,其妻子也不可知。从词意上推断当是作者年轻时写给妻子的诗。这首诗也应在中国历代文人写给妻子的诗篇中有其独特而难得的地位。

  谁说中国古代文人不屑给妻子写诗?认为给妻子写诗是俗,给*女写诗才是雅?谁说中国古代文人生前不愿写诗给妻子,妻子死后才想起给妻子写吊亡诗?谁说中国古代文人写给妻子的诗中只有情与恩,没有爱与色?谁说古代中国没有爱老婆的诗?

 

 欧阳修:《行次寿州寄内》

紫金山下水长流,尝记当年此共游,

今夜南风吹客梦,清淮明月照孤舟。

 紫金山下的淮水依然奔流不息,不免想起当年与你一起到此处游玩时的情景。今天夜里暖风吹到我梦里,虽然在船上这淮水清澈明月高照,可是没有你陪伴我不免孤单……

紫金山位于现在淮南市八公山区当时盛产紫金砚,欧阳修曾与爱妻共游由此地,一人漂泊再外故地重游不免想起妻子来。此诗写得平淡朴素而含蓄,没有山盟海誓的表白,没有大喜大悲的情感,只有淡淡的思念。可是隐藏不住诗人对妻子深厚的感情。也许这就是一个沉稳男人对妻子深厚感情的表达方式…… 其实古人写给妻子的诗像欧阳修这样含蓄表达自己对妻子的感情的还很多,这里就不再多举了……

 

陈与义:《九月八日戏作示妻子》

小瓮今朝熟,无劳问酒家。

重阳明日是,何处有黄花?

美酒今日已酿熟了,无须再向酒家沽酒了。重阳佳节明日就是,然不知道何处有盛开的黄菊好与你对花畅饮。

宋朝诗人陈与义写的这首诗可以说是至情无文,如日常谈话,略代调侃,然平常中隐藏得是他与妻子的款款深情。以这首平淡而又渗透着无尽幸福的诗篇做结束。因为平淡的才是幸福,平淡才是真。不要在离别或失去妻子的时候才知道她的可贵与可爱……

 

 钗头凤            宋     陆游

                  红酥手

              黄藤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yi四声)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莫!莫!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