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淡然如是的博客家园

欢迎光临

 
 
 

日志

 
 

【引用】一位父亲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教育了一个笨孩子——佩服!  

2011-03-02 16:14:57|  分类: 少儿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齐鲁晚报》古保详的一篇《我只允许你笨十年》一文,感触很深。相比而言,对于我自己近两年来对孩子的任性教育,感到是一种失败。孩子有很好的天赋,我却总感到不能够给她太大的压力,不能太紧张,让她在快乐中学习,于是孩子小些时,我能够教她认字,读书,并且随时随地,大些时候,她有了一些自认为自己的主张,就对妈妈的教育有些不屑,英语学习还是停留在我们她四岁时《洪恩少儿英语》的水平,当时我们随时随地看书、读书,看光盘,她基本能将那些句型都熟练地读出来,而现在,再让她学习英语,总是找点这事那事,就是不听。两年过去,进度不大。钢琴也是。虽然考过十级,但完全是凭着她自己的小聪明,如果能够踏下心来,每天坚持哪怕半小时的练琴时间,估计她的琴弹得会更好。所以没有严格要求孩子,主要是想,不能够让孩子不快乐,她愿做的事情,就让她做,不愿做的事情,父母不可以免强,于是就开始听之任之,但这样下去,她就不会成就一个应该成就的她的样子,就象文中说的,只能够在老家和父亲种地。当然种地不是坏事,但这并不符合人们的一般成才判断。上帝没有给他一个聪明的脑子,但他的父亲就是拿出了一种劲头,他自己也能够在这个过程中不言败,这体现了一种教育理念:严格要求就能够使不可能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可能!

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孩子教育问题上反思西方和中国的教育,对于中国教育中的成绩我是认可的,也由此没有刻意追求一定要到西方发达国家去给孩子一个认识了解见识人家先进教育的机会。我对中国的教育持有很大程度的认可。严格教育的整个过程再加上对孩子的爱,就能够成功。而且孩子需要一定的“约束”,一定的努力,绝不能够听之任之。

下面转载下来这篇文章:

我只允许你笨十年

2011年02月25日 作者:
一位父亲就是用这样的态度教育了一个笨孩子——佩服! - 我在成长 - 侯风云的博客【PDF版】
if(picResCount>0){ document.getElementById("picres").style.display="block"; document.write("
"); }

    □古保祥

    自小起,我是个笨拙得要死的孩子。据父母讲,我生下来不会哭,熬到几日后才在父亲的巴掌下“哇”地一声叫出声来;别人家的孩子会走路了,我却只能扶着桌沿勉强走上几步,然后跌倒在尘埃里。

    我自小成了别人家的比较对象。邻家的堂弟,比我小三个月,上学却比我早,学的东西也比我多。每每听到邻家的院落里传来堂弟均匀稳重的背诵唐诗的声音时,父亲的脸上老是搁不住,总是一甩门,将无尽的失望甩在有声有色的世界里。

    我不是块上学的料,只是一块种地的料———父亲对我下了这样的评判。因此,我在上学的闲暇时光里,便尾随着父亲,一声不敢反抗地将禾苗种进夕阳里。我也因此养成了默不做声的习惯,渐渐地,这成了一种惯常,父亲对我的高要求也不那么强烈了,每次我捧着个非常低的分数送到他的面前时,他总是笑一下,然后将分数扔进风里。

    我12岁那年的夏天,父亲那晚喝了酒,回到家里便开始与母亲吵架,吵来吵去的,焦点却是我。父亲去床上拽起正在昏昏欲睡的我,摆了满地的都是我考试不及格的分数,看得我有些心惊胆战。

    父亲不顾母亲的劝阻,拉得我的胳膊生疼,让我低头看分数,然后写检讨。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去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宴会,宴会上有好几个像我这般年纪的孩子,他们的表演刺痛了父亲的神经。父亲自此以后,下定决心要让我坚强起来、让我聪明起来,他不顾一切地实施着自己的所谓美好方法。

    他不再让我下地,而是让我没日没夜地看资料、温习功课,他狂热地请了几位家庭老师给我补课,不管我能否学得进去。在几任老师均收不到效果的情况下,他下定决心要重拾已经遗忘了几十年的课本,他说他要亲自教导我,不信我成不了才。

    母亲说儿子生下来就不是这块料,你不要逼迫他了。母亲又枚举了城市里多少学子在父母的高压下上吊的故事,她说到痛处,禁不住失声痛哭。我推开门,斩钉截铁地对他们说道:不,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上吊。父亲第一次正视着我。

    紧张了一阵子后,一切均回归一种有序状态,但我却突然间感觉到高压政策下的一种潜力。原本对课本不感兴趣的我,现在喜欢上了它,先前是父亲在场时逢场作戏,直至后来变成了一种常态。

    我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与堂弟的区别:他天赋好,看一遍资料就可以过目不忘。我呢,看几遍才记下来。我想着,笨鸟只能先飞啦。我拼命地补习自己十年时光里遗落下的知识,以致于初中毕业那年,我竟然破天荒与堂弟一起考入了当地一所人人向往的学校。

    父亲的高压政策并没有因此停止,每当学习成绩下发时,他总是像个孩子似的跑到学校里,拿起我的分数与堂弟的进行比较。但每次,他总是失望至极,抬起手来,好想将一记耳光赏给我。

    我因此吃尽了苦头,晚上点着蜡烛看书已经是常事。鸡叫头遍时,父亲便将我揪起床,我的书桌上摆满了小学中学的课本。父亲给我的硬性规定:全部看完,一年时间里。这对于我来说好似天方夜谭。

    但我却做到了,一年时间里,我几乎读遍了以前没有弄懂的课本。虽然反应仍然不那么灵敏,但毕竟我回归了一种正常状态,我已经能够攀上班级的上游状态,我甚至看到了灯塔在前方闪耀着。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一晃我便考上了大学,踏上了异乡的征途。

    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时,我正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接待外宾。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到时却见满院的白花白布,我跪在父亲的灵前痛哭流涕。

    眼前又闪现出父亲倔强的面容,时光突然回转到十年前的那个黄昏,父亲喝醉了酒,一记耳光,将我从浑沌中打醒。

    收拾父亲的遗物,看到了几个日记本,里面全是教育我的心得。在一本日记本中,我赫然看到了几个大字:我只允许你笨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